全国服务热线:

新能源汽车再次上演“跨界风云”,富力的胜算有几何?

来源: 发布日期:2019-07-22 10:22 浏览:

房企对于进军新能源汽车的热情,可谓联袂接踵、____,对于先入之辈的马失前蹄,几乎到了视而不见的地步。

日前,富力联合华泰汽车宣布,双方正式就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达成战略合作,涉及产品、技术以及品牌三个层面,并加快布局东南亚等海外汽车市场。此外,富力还将参股华泰汽车。

然而,背负几千亿负债,富力进军新能源汽车,又有多少胜算呢?

房企进军新能源汽车,醉翁之意何在?

2014年6月13日,国家明确提出了要推动能源消费革命、能源供给革命、能源技术革命、能源体制革命,并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的能源安全。

2019年是能源安全新战略提出的第五个年头,十三五期间仅中央政府就将支出3900亿元用于新能源汽车补贴。到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到245万辆,到2022年,达到356万辆。

由于与国家战略的契合,“互联网+”的浪潮席卷,以及政策补贴的强劲诱惑,跨界造车的企业不断涌现。

贾布斯曾寄重望于新能源汽车,梦想以此逆风翻盘;前首富李河君以太阳能动力汽车的方式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只因他有个小梦想——“只是想要这个世界变得更干净”;董小姐也曾一波三折进军新能源汽车,孤注一掷投资珠海银隆,且有王健林“拟把疏狂图一醉”的鼎力相助,“就是信任董明珠”、“没有调研,董明珠调研就好了”、“董总说投我就跟着投,我就没考虑那么多”。

苦辣酸甜终须自己尝,繁华更迭终将归于落寞,人事多错迕,人生贵相知,所幸有人陪伊共看星河。

聚焦到房企,包括恒大、华夏幸福、宝能集团、碧桂园、万通地产、万达集团在内的房企都先后进军新能源汽车,已蔚然成风。甚至融创也曾通过投资FF,浅尝了一下造车的滋味。虽然兜兜转转,在被问及对于房企多元化战略的看法,机器人好还是新能源汽车好时,孙老板笑着回答,“我觉得还是房地产好。”

就房企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成绩来看,探索者居多,目前尚没有一家找到成功的商业模式,实现量产并有持续的现金流回报。这其中,恒大算是先驱,与贾布斯分道扬镳之后,恒大独立探索,不但南沙基地项目已落地,还投资1200亿元在沈阳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项目。6月29日,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国能93车型量产下线仪式在天津举行,标志着其在国内的生产线已具备了大规模量产的能力。

然而,探究房企的“造车”历程,则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华夏幸福依托合众新能源汽车,打造产业新城、帮助区域地方政府完成产业链招商引资;碧桂园在佛山顺德新城投建的新能源汽车小镇直接和间接带动就业人数超过2万人,不仅可以助力产业升级,还能带动当地消费升级,让汽车产业与新城镇综合体融合发展。恒大曾后宣布未来十年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宝能集团在昆明、西安、广州都建造了新能源汽车基地或产业园。

房企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尽管各种花样动作如乱花渐欲迷人眼,但归根结底,要么是为了圈地,要么是为了产城融合,纷纷扰扰中并没有摆脱路径的依赖。

富力进军新能源汽车的“先天不足”

当房地产进入下半场,很少有房企再固步自封,固守传统的住宅开发。激进者如万科,郁亮公开宣称:“十年后,万科还会是地产公司吗?我想不是了,如果还是,那也是惨淡经营了。我现在琢磨我们各地的公司把‘地产’这几个字都拿掉。”

其他房企虽没有这般激进的言论,但在行动上也亦步亦趋,纷纷在跨界转型。

富力自然也概莫能外,匆匆忙忙搭上新能源汽车。然而,无论是时机,还是其他方面,富力进军新能源汽车,都存在着一些“先天不足”的因素。

第一,就时机而言,富力并没有踏准节奏。

之所以说富力进军新能源汽车没有踏准节奏,有两个方面的考量。

第一个是在这个领域房企的竞争已经很激烈,同场竞技的房企我们前边已经提到。恒大的果子已经快熟了;碧桂园的新能源汽车小镇在大本营尽得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华夏幸福在产城融合方面一向可圈可点;而宝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如一匹黑马,其表现令人刮目相看。

第二个是新能源汽车的政策大礼包含金量正在减少。在3月26日,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与国家发改委四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新能源乘用车、新能源客车、新能源货车补贴标准进一步降低,在2018年基础上平均退坡幅度约为50%。2019年补贴新政设置过渡期,2019年3月26日至6月25日为过渡期。根据规划,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将于2020年底前退出。

虽然,对于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补贴政策的逐渐退出可以减少产业过剩产能、劣质产品的上马,促使市场竞争回归产品品质与服务的竞争上来,实现更良性的循环,是推动产业健康发展的必要措施,但是,对于进军新能源汽车的跨界企业来说,则意味着颠覆性的技术创新、更高的产品附加值等,无形之中提高了准入门槛。

第二,新能源汽车是个烧钱的行业,“大负翁”能否承担得起?

进军新能源汽车,对房企来说,是真金白银的烧钱项目。

恒大为此开启了疯狂“买买买”的模式,截至目前,恒大押注造车的资金接近2000亿元的规模。宝能在2017年底到2018年的半年时间里,投资额就超过1800个亿。

而反观富力,1994年,靠旧厂改造一举成名,曾经列位“华南五虎”,而今却已不复昔日雄姿。在中国城市化、土地财政和住宅产业化发展的大趋势中,当诸多同行纷纷专注于住宅地产开发时,富力却没有摸清时代的脉搏,___般地发展商业地产,导致资金链危机频频。富力地产从2004年开始投资建设高端酒店,在2017年那场“世纪交易”中,近两百亿的收购对高负债的富力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再者,虽然2018年富力实现营收的快速增长,但净利润同比大降60.4%。

注:图片来源于无冕财经

一次次对于政策的踏空和战略偏离主航道,让富力错失了地产黄金年代。2018年的财报数据显示,公司的负债总额为2963.23亿元,7月8日富力披露了公司2019年累计新增借款数据,截止6月30日,富力借款余额较2018年年底又增加了319.95亿元。

超过3000亿的负债让如今的富力堪称“负翁”。

去年11月29日,合众新能源法人代表由王文学,变更为合众新能源创始人方运舟。法人易主标志着华夏幸福在逐步撤离新能源汽车领域,而从高调进入到黯然收场,不过一年时间,城头便换了大王旗。背后的原因众所周知,持续的调控使得华夏幸福业务不振,资金持续吃紧。截至2019年3月末,华夏幸福总负债为3,778.52亿元。重压之下,华夏幸福不得不千方百计“瘦身”,以试图维稳房地产主业,新能源汽车便成为首当其冲的“___”。

唐代孙樵《祭梓潼神君文》中提到,“跛马愠仆,前仆后踣”,意即当前边瘸腿的马不慎倒下,后面的马也跟着倒下了。

同为“负翁”,对于华夏幸福在新能源汽车的____,不知是否被融资艰难的富力下意识地忽略了?而进军新能源汽车,富力可能面临的是更加高的负债率,也势必将拖累地产业务的发展。

第三,华泰在汽车业界负面新闻不断,称不上好的合作伙伴。

富力进军新能源汽车,选择华泰汽车作为战略合作伙伴。

根据公开资料,华泰目前存在着以下几方面的问题:其一,根据2018年公司债券年度报告中显示,截至2018年末,华泰汽车负债合计375.66亿元。两个“负翁”的结合,难道是为了负负得正?其二,作为中国SUV车型的开创者,如今的华泰产品陈旧,新品研发缓慢,无法跻身于主流,缺乏足够的市场竞争力。其三,鄂尔多斯基地作为华泰汽车面积最大的基地,处于停产状态。荣成华泰以及华泰天津也早已不生产,甚至还出现大面积欠薪情况。其四,华泰汽车陷入债券交易纠纷,被券商告上法庭。

无论从哪个层面看,华泰都称不上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唯一的凭藉大概只有新能源汽车的资质。

第四,富力在汽车产业上没有人才技术方面的储备。

当宝能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成绩如雨后春笋般充满勃勃生机的时候,我们不能忽略其在漫长冬季里为春笋生长所贮存的各种养分。

早在2004年,姚振华就在宝能集团总部附近修建宝能汽车大厦,虽然当时的主营业务是汽车交易中心、新车二手车销售、物流运输等,并未正式涉足汽车主机厂的业务。

在去年,总投资400亿元的陕西西咸新区宝能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中,包括了宝能汽车创新研究院,以新能源汽车为核心,围绕新能源整车、汽车零部件、智能网联技术、轻量化技术等方向。

在去年前半年,宝能延揽了李峰、蔡建军、邬学斌三位“北汽系”老将,以及前广汽集团首席专业总工程师肖晶。

而反观富力,此前并未有公开消息披露其在新能源汽车人才和技术方面的储备。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乌云压顶、白雨入船,狂风吹过,水天一色,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一切不过发生在交睫间。

那么,问题来了,富力匆匆上马新能源汽车项目,胜算到底有几何?